遵义市社会趣闻
所在位置:主页 > 法律在线 >

自律与开放的文学研究_新闻频道_东方资讯

发布日期:2020-06-30 01:20   来源:未知   阅读:

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的发展壮大,受益于20世纪70年代末开始的那场波涛汹涌的改革开放大潮和文化磨合思潮。政治的改革开放和文化的反思求索,激活并赋予社会文化多方面的潜力和动能,推动人文学科在不同文化资源滋养下快速发展。而政治、社会开放的引领,有力地推动了各个不同学科自律、开放的现代研究方向的生成。

开放介入促学科发展

自律在于,改革再启的人文新思潮,受西方现代文化驱引,各学科内部的自律意识越来越严。不同学科以多种途径、方式为自己学科立法,形成了不同条块的学术区域,学科划分越来越严,学科之间沟壑纵横。自律的学科体系营造了各学科独特的话语空间,建构起具有现代功能的学科向度。中国现当代文学学科亦是如此,40多年来,学科逐步生长壮大。而社会发展的动力无疑在于改革开放,与此相应,现当代文学发展动力也离不开学科开放。在自律内倾性的学科发展尺度上,现当代文学不断从其他学科吸纳有益资源,化成学科发展新动力。可以说,开放带来的学科交叉互动是本学科发展不可忽视的一维,借助其他学科视角反观乃至重构本学科,就具有学科边界拓展的新可能。现当代文学与美术学科的交叉互动,就是这种学科开放介入的一个例证。

文学与美术本身有着审美乃至意识形态的同一性。新文学诞生的起点与美术息息相关,美术革命与文学革命基本同步,只是在学科自律发展道路上,现代美术与文学才渐行渐远。尽管这种分离有着学科自觉的价值,但在新世纪以来的文化语境中,电子传媒的发展、读图文化的盛行,都使以视觉为审美感官对象的美术学科不断扩展边界。那么,现当代文学难道不应该反过来审视原本属于自己羽翼之下的美术学科?难道不可以再度向美术学科开放?李徽昭著、2019年12月出版的《审美的他者:20世纪中国作家美术思想研究》一书,便是立足现当代文学学科自律视角,对美术学科进行多元开放的一次有益实践。